不孝的背後 一家人吃完了午餐,男人坐在沙發上,看著小弟的身影在房間裡忙來忙去,趕著收拾自己的行李。小弟神色有點慌張,頻頻看著手錶,計算時間。 男人不動聲色。 小弟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再過半小時就是火車到站的時間,如果他趕不上火車,不但得花時間換票改搭下一班車,連帶原本已經訂好的座位,也將讓渡給某個有緣人。家住台北,但長年在中部求學的他,知道自己絕不能錯過這列火車,不然晚上就無法趕上教帛琉授額外開設的課程。 這一心急,就亂了手腳,時間又浪費了五分鐘。 男人還是不動聲色。 當小弟終於收拾好行李,來到客廳大門,準備跟父母親說再見,男人抬頭看看牆上的時鐘,時間只剩下二十五分鐘。他知道小弟再怎麼快步趕路前往離家不遠的捷運站,也難保能順利搭上捷運,進而準時趕到火車站。 儘管如此,男人依舊不動聲色。 他就是故意要讓小弟趕不上捷運,存心要給他一個教訓,好讓他能一改每次都要拖拖拉拉的個性當鋪,他想讓小弟知道那些行李早該整理完畢,並且應當提早出門的。 都快三十歲了,不能還像個孩子,得快快長大,為自己負責。 男人早已決定由他騎車送小弟去火車站,並且在路上告訴他這些道理。但在男人準備開口之際,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父親卻搶了一步說話。 「時間來不及了,我騎車載你去火車站。」父親說。 男人傻了,他沒想到父親會突然冒出這句話,而那原本是他該做的事。男人起身,走向電視機旁,準備拿起放在桌上貸款的機車鑰匙,但就在伸手之前,他停下動作。 他臨時改變主意,決定讓父親送小弟出門,而非他自己。 「爸,你看電視就好,讓大哥載他去就行了。」一旁小妹說了話,並把眼神轉向男人,她要男人負起當大哥的責任,而非把這事交給已經年過半百的父親去做。 男人看了小妹的眼神,又看了看窗外,外頭正下著雨,且蕭蕭地吹著寒風。這樣的天氣,男人想也知道怎麼樣都不該讓父親出門,但他依舊不動聲色。 父親拿了機車鑰匙,穿借錢上雨衣,在大門邊穿起拖鞋,並回頭催促著小弟趕緊穿上雨衣,不然時間就真的晚了。火車的好處是容易準時,但壞處則是時間到了就不等人。 外頭的雨開始愈下愈大,而寒風也開始灌進了客廳大門。 小妹的眼神開始嚴厲,她不可置信地看著男人,不懂大哥為何如此不孝,在這情況下竟然還不出聲阻止父親,難道真要父親冒雨送小弟出門? 但男人還是不動聲色,並且迴避小妹責備的眼神。 他看著父親離開了大門,也看著小弟跟著出房屋二胎去,他鬆了一口氣,裝作沒事地坐回沙發上,繼續看著電視。但沒幾下的時間,父親又回來了,而腳上還帶著血。 父親受傷了,因為機車臨時發動不了,只好改用腳踩,偏偏天雨濕滑,父親一個沒注意,竟然腳踩了空,讓一旁機車的金屬腳架割傷了腳背。 那血一滴一滴從父親腳上淌出,男人開始自責,如果一開始就是由他開口,父親也不會受傷了。他起了身,走向大門口,準備叫父親在家好好包紮,送小弟去車站的任務,由他來就行票貼了。 但當他看到父親自己動手拿起消毒水清洗傷口,口裡嚷嚷著沒事只要擦點藥就好,他還是要親自送小弟一趟的神情,他又乖乖地閉上嘴巴,一句話也不說。 還是讓父親去送吧,他心裡依舊堅持。 小妹著急地叫父親不要再出門了,並頻頻用眼神催促男人;始終沒開口說話的母親這時一邊幫父親消毒,一邊用近乎懇求的神情望著男人,母親希望他去,代替父親。 但男人依舊不動聲色,還是不願意出門。 終於,父親包紮完畢,手裡二胎拿著鑰匙,拉著小弟再次出門。隨後,男人聽見門外不遠傳來機車發動的聲音,傳來馬達運轉的聲音,傳來父親與小弟離去的聲音。 他還是不動聲色,在小妹和母親不諒解的目光下,緩緩走進浴室。男人看著鏡中的自己,他感到有些羞愧,感到強烈的自責,也感到眼眶裡強忍許久的淚水快要流下。 他是故意的,他故意不載小弟出門,他故意讓父親堅持,他故意讓小弟能在這下著大雨吹著寒風的午後,由深愛的父親騎車送他一程。 因汽車借款為他知道,這是次難得的機會,能讓久久才能回家一趟的小弟,深刻感受到父親的疼愛。他也知道,小弟其實不太需要大哥的關愛,因為男人之前早已接送他好幾次,記憶中關於大哥機車上的背影,小弟不知道已經看過多少次。 但在小弟長大之後,父親卻很少有機會騎車接送他了。 男人知道小妹和母親不諒解,甚至就連小弟可能也無法認同男人的不動聲色,但,如果這個下雨的午後的機車上的父親背影,能讓小弟深深記住一輩子,那整合負債麼,他這時心裡所受的委屈,就根本不算什麼。 因為他明白,在許久許久之後,當父親的身影逐漸離小弟而去,當父親不再是活生生的身影形象,當小弟逐漸忘記當年父親對他曾經給予過的愛…… 等到那時,那個在雨中特地接送他的父親背影,將是小弟記憶裡最難忘的畫面,而那也會在小弟懷念父親之時,在他心裡清晰地浮現。 那時,小弟會清楚知道,父親真的給過他愛,而且無法取代。 男人不孝的背後,其實是一種難以言述的體融資貼。 (完)
創作者介紹

短髮

ht27htk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