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關註新聞事件,我們是在關註什麼?我們是在尋求真實。沒有真實,生活就沒有安全。沒有真實,傷害可以不負責任,無辜者將陷於絕望。
  我們關註陝西吳起“高中女生逼學妹賣處”案,我們是在關註:到底有沒有女孩被迫“賣處”?到底有沒有官員涉案?相關信息越來越多,謎團也越來越多。真實還在路上。
  最新的謎團是:吳起縣公安局城鎮派出所副所長臧繼賢扮演了什麼角色?臧繼賢是受害女生的父親臧某的侄子,同時又是參與脅迫學妹的女生王某的母親的同學。受王某母親之托,臧繼賢讓臧某不要再找媒體,並停止上訪,條件是25萬元“封口費”。對此,吳起縣政府官網發佈情況說明,稱臧繼賢與臧某先後兩次的調解接觸,純屬個人行為。
  這樣看來,臧繼賢充當中間人一事,確有其事。但是疑問是:王某雖然有過錯,但她是學生,也是受害者;到目前為止,媒體幾乎沒有披露過涉案學生的個人信息,王某似不該這麼在意臧某與媒體接觸。只有這些女生背後的成年人,才會這麼害怕臧某與媒體接觸。委托臧繼賢充當中間人的,到底是否另有他人?王某作為一名學生,其過錯值得花幾十萬元來掩蓋或洗白嗎?事實真相究竟如何?至少在公眾心目中,此事遠未畫上句號。
  對吳起縣政府的“情況說明”,臧某認為其並不客觀,臧某對《華商報》記者說,調解過程中侄兒臧繼賢曾表示,只要他能收下封口費,臧繼賢的領導就會給其正科級待遇,並將其由副所長升為正所長。對此,調查組的情況說明並沒有提及。
  臧某披露的這一信息,將人們的目光引向臧繼賢身後的“隱身人”,而吳起縣官方對外宣稱,沒有發現官員參與賣淫嫖娼的線索。但是,這個答案不能解釋的是:如果真如官方所稱不存在“買處”現象,那麼一起並不複雜的校園暴力案件,何以拖了數月無法查清結案?
  如果確實是簡單的校園暴力案件,必須排除這些疑問:這些女生對學妹施暴,為什麼要挑選容貌漂亮、身材好的?為什麼對方拒絕“賣處”以後她們才施暴?教這些施暴女生“驗貨”(即確認是否處女)的,到底是什麼人?也許“買處”行為未遂,但是,有人想“買處”並指使學生替自己“買處”,這個可能性很大。這些想“買處”的成年人,一定要讓他們在光天化日之下亮相。
  吳起縣官方在通報情況時使用了“賣淫嫖娼”這個概念,值得註意。如果確有官員或老闆“買處”成功,“買處”行為將如何定性?強姦?嫖娼?定性不同,懲罰的力度也不同,民眾對司法公正的評價也會不同。
  因為目前案情真相尚不明瞭,“買處”行為如何定性這一問題,目前還沒有成為公眾關註的焦點,但是,這個問題的重要性、尖銳性,也許不久會凸顯出來。
  真實,是公正、正義的起點。真實、真相,正在與我們相向而行,還是漸行漸遠?25萬元,就能封得住真實、真相嗎?
  (原標題:25萬元封口費,封得住“買處”案真相嗎)
創作者介紹

短髮

ht27htk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